QQ小说网

当前位置»首页 » 军事

十国战纪

本书作者: 正义与我同在

本书人气:  -

书籍入库:  2023-10-23 22:03:48

阅读链接:

大炎王朝,一个屹立了千余年的伟大王朝,年轻时的大炎王朝一统了东大陆,然后分封十洲,封九王而称帝,从此一直延续至今以达千年,但是王权霸业终有兴衰之时,曾经不可一世的大炎王朝,如今也是渐渐老去,时至今日早已不复当年的风光,九州众王也早以对这垂垂老矣的大炎王朝早就蠢蠢欲动,倒在等待着最好的时机,取代这位老迈的王者。!!

朝代更迭,这是永恒不变的定律,哪怕这个王朝曾经盛极一时,也终究逃不过结束的宿命!。

大炎,一个才堪歁百年的王朝,也在此刻走向了它的末路,这个曾经威震一时的强国已近末路,现在的它已经是气若游丝,仅存无多的时光,它的消亡不是因为天灾人祸,而是源于两个小人。

这两个小人正是当年协助大炎始皇帝,打下了大炎王朝的功臣之二,大启国由于君主残暴无道,以杀人为乐,又好赌,时常与大启王朝的馋臣们作赌,赌的不是别样,正是死人,他们赌几日会死多少人,只要大启皇帝说了死多少,那么今日就要死多少人。

大启王城终日人心惶惶,无人不怕会突然被城中的兵卒杀死,他们会被突然杀死,皆因大启皇帝的赌局,王城之中,几乎是每日都有逃离,哪怕是那些朝中的元老功勋,也不敢妄自劝阻,因为已经有数位大臣因为劝阻奇帝而死,如今的大启朝中更是人人自危。

但是这些终是会有人看不下去的,远在南洲的洲王宋庆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于是开始进言,希望奇帝可以停下这些闹剧,要以国事为重,开始奇帝还是有些怕的,毕竟这是以为有实权且拥兵二十万的洲王,于是就有了收敛的心思。

但是奇帝的那几个大臣就不以为然,对奇帝说,您是皇帝,乃是天下之主,难道您做事,还要看他人脸色?,这个李庆实在是胆大包天,身为臣子,竟然敢如此不敬,实在是罪不可恕,此子必定是有了翻心!,陛下!,此人留不得啊!。

奇帝一听,好像是这么一回事,于是立刻就下令,派人前去讨伐宋庆。

奇帝要讨伐宋庆的消息,很快就被宋庆的密探知道了,并迅速告知了宋庆,宋庆本以为自己的一番苦心可以能让奇帝回头,但是没想到的是奇帝一点都没听进去,现在还要派人来讨伐他,宋庆心中郁闷不已,心想着他乃是为了大启好,没想到是好心被当作是驴肝肺,宋庆也不是一个小角色,他乃是南洲的洲王,手中还是拥兵二十万的。

宋庆见奇帝对自己是杀意已决,那他也也不能坐以待毙,竟然是抢先一步出兵,在奇帝还未集结起军队的时候,从南洲带着自己的二十万大军倾巢而出,突袭中洲,中洲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偷袭得手,宋庆一路高歌猛进,直达王城城下,并在数日内攻下了王城。

随后宋庆杀死启帝,他自己称帝,国号大炎,在随后的几年里,宋庆逐步的接替了大启,并在大启原有的基础上打下了更大的土地。

随后宋庆开始封赏功臣,将整个帝国分作十洲,分别是中洲,东洲,南洲,西洲,北洲,西凉,南夷,海洲,东漓洲十洲。

封赏之时肯定是有些私心的,将最好的地方留给了最亲最忠,将最差的给了那些宋庆自己不放心的。

其实早在大炎帝宋庆封赏之前,谋士江屈就曾对宋庆进言,马善,朱高这二人脑后生有反骨,其命相乃是小人,日后必定会反,不若趁此还未有权势之前,将这二人除之,以绝后患,但是李庆虽有此心,但是碍于大炎才刚刚建立,如此操之过急,实乃是不智之举。

杀这二人不难,难的是人心,在此刻无故斩杀有功之臣,势必会让其余人对他离心离德,又担心江屈乃是前来打探虚实,要是万一错言一句,届时他就会走上大启的路,所以宋庆拒绝江屈的建议,回道:朱,马二人对我心无二志,乃是我开疆拓土的大功之臣,又岂会反我,你多虑了。

江屈还待要说些什么,却被宋庆挥手制止,江屈知道所说也是无用,于是当夜就连夜离开回到了老家。

最后宋庆留在中洲,将南洲给了自己弟弟宋存,东洲给了刘英,西洲给了马善,北洲给了朱高,西凉给了马忠,幽州给了李东,南夷给了拨拓勇,海洲给了林源,东漓洲给了蓝月亮。

当朱,马二人知道了自己的封赏之后,实在是高兴不起来,虽说他们现在是洲王,但是他们很清楚,自己所要去的地方又多么的艰苦和贫瘠,但是没有办法,现在宋庆才是大炎之主,他们再不愿意,也必须要接受。

就如此,过了多年,西洲和北洲的艰苦使得朱,马二人对宋庆心生怨念,只是现在大炎正强,也不愿翻脸,只是这种子已经是埋下了,就很难根除,朱,马二人再各自的管理的地方开始埋头发展,再这里不仅要发展商业和农业,还要时常和蛮夷作战,开始的那几年实在是苦不堪言,但是经过了二十多年的苦心经营,现在的西洲和北洲,已经是今时不同往日了。

时光荏苒,一晃已经是一百年后了,而江屈的话也终于开始应验了,但是应验之人不是朱高和马善,而是这二者的后人!。

现在的西洲和北洲由于一直过着边境苦寒的日子,其民风也是十分的彪悍,而现在这两地的发展已经饱和,需要向外开展,最好的地方就莫过于是中洲,自从去过了中洲的西洲王和北洲王,就一直对中洲垂涎不已。

无论是武力强取,还是软化攻击,他们都无时无刻不在幻想,也不知是为何,这二人竟然是达成了一致,要对中洲动手。

使用一系列的金钱攻势,让得整个中洲朝廷腐败极其的严重,以及对现代大炎皇帝,神武帝宋药进行了更多的软化攻势,再表面上是言听计从,表示会一生一世终于大炎,其实再暗地里早就收买了朝中的各路大臣,让他们将神武帝引入歧途。

其实在神武帝等位之时,中洲的情况就已经是十分的艰难了,朝廷中腐败严重,官僚结党营私,终日内斗而不理政务,而军中的情况也是如此,现在中洲的所有的将领,只要是有实权的不是皇亲国戚,就是那些朝堂官员的人。

上官克扣士兵的月俸钱,来送给朝中的权臣来给自己谋一个仕途,而那些底层的士兵莫要说是俸禄,就是连饭都是吃不饱,时常是一天只能是吃一顿饭,还是只有馒头的白粥,根本就吃不饱,而有一些已经是成家了的人则更加严重,他们不仅要自己吃饭,家中的妻儿也要吃饭。

于是许多人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去典当了自己兵器和盔甲,以用来养家糊口,而在中洲边境处的责更为的恶劣,甚至是有人开始去抢劫,还做起了营生,虽然多地一直都在向上级反应,但是一直没有人重视。

这自然是引不起朝廷的重视的,于大臣而言,只要每月的钱银不少,外面发生什么事都与他们无关,于神武帝而言,这些不过都是些小事,底下的官员们自然可以处理,根本就无需他费心。

但是最让中洲百姓无法承受的是,现在大炎朝堂的税收是一年比一年重,有时更是出现了上半年多加一成,下半年再多加一成的情况,原本这些百姓还能依靠着那点余粮度日,但是现在被朝廷屡次增税,就连当地的地主老财都觉得吃力,就更不用说那些耕种百姓了。

这些人一年下来几乎就是白干,每日天没亮就出门干农活,晚上还要借着月夜来照看庄稼,生怕出了什么闪失,坏了收成家里人挨饿,可是现在庄稼没坏,长的也很好,但是就是一粒米都没有留给他们。

这些粮食全让朝廷和地主给收走了,这让这些老百姓怎么过,走头无路的人们开始走上了抢劫杀人的路,而各地官员,没有关心这些人,直接是出兵绞杀,像这样的情况在中洲屡见不鲜,但却无人关心其根本的问题。

而这其中还出现了一种更为可怕的情况,杀良冒功!,经常会有一些人为了功劳,而去残杀那些良家百姓,无论是参与了不法的行为,都要死!,所以许多的百姓开始躲入山林,开始四处的躲避着官兵。

这些问题虽有地方官员向朝廷反映,也已经是在人群中传开,但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,在日积月累之下,中洲的百姓怨声载道,大街小巷间无不是在议论神武帝的无能,和朝廷官员贪腐的问题,但是这些问题一传到神武帝的耳中之后,神武帝勃然大怒,下令全城捕杀那些妄自议论朝堂的百姓。

然而这些官员竟然是借这个机会,开始对那些往日看不惯的人开始了报复,只要是看你不顺眼,你就是在妄论朝堂,根本就不给你解析的机会,直接拉走砍头,百姓们也因此惶恐不已,终日不敢出门,而出门之后也是能不张口就绝不张口。

所谓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,如今这股民怨已经成了不可逆的力量,而这股力量在某些有心的势力操控之下,中洲的百姓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起义行动。

中洲各地都出现了民众暴起杀官,原本各方躲藏着的官府追杀的百姓们,突然被一群神秘人告知,只要他们响应起义,就能给他们提供粮食和兵器,早就被官府逼入绝路的百姓们,完全就没有任何的犹豫,直接就加入了这场起义之中。

当地的官员虽然极力的想去平定民变,但是如今中洲军的实力大不如前,甚至出现了士兵无刀无甲的情况,至于为何会如此,那当然是拿去典当了来养家了,而且这些起义军手上拿的可不是什么木棒粪叉之类的东西,而是货真价实的刀枪。

两方一番交手下来,自然是起义军占优,地方官兵大败,被起义军直接占领了各地的城池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地方的官军都不再抵抗,而是选择了加入起义军,

中洲各处出现民变杀官传到王城之后,震惊了整个中洲朝堂,神武帝大怒,立即下令,让大将军齐欲,虎威将军付和,宣威将军刘劳三人带领三十万大军出征平定民乱,齐欲领兵十万平南岭郡之乱,付和领兵十万平临东郡之乱,刘劳领兵十万平常州郡之乱。

但是这三路大军有两路都出现了意外,付和刚进入临东郡范围就遇到了伏击,第一战就损失不小,这些起义军似乎并不简单,初次交手之后,付和就明显的能感觉出这些人似乎都是受过训练的士兵,不似平常百姓!。

于是付和接下来就多留了个心眼,明面上是丝毫不把这些起义军放在眼中,而暗地却做好了安排,付和为了能引出起义军的主力,他故意兵分多路,分化了自己的兵力,让对手以为有机可乘,实则留下了后手。

那就是八千骑兵!,再初次之时,这八千骑兵其实还未来到,要不然这些起义军根本就无法逃脱,同样也让这些起义军认为付和根本就没有骑兵,但是付和在机缘巧合之下,反倒是隐藏了实力。

付和的行为果然让起义军中计,在临东普原城伏兵再次袭击了付和,付和由于将兵力分成了多路,所以他现在手中只有两万不到的兵力,而此时的起义军却多达五万人之多,但是付和毕竟是名将之后,就算是敌众我寡,也丝毫不减慌张。

他下令原地结成阵型,以防守来拖住敌人,因为他知道骑兵就在他的身后不远,相信不久之后,就能觉察并赶来支援,但是付和一直等到了死的那一刻都没有能等来骑兵的支援,因为他不知道的是,他所仰仗的那支骑兵已经全灭了,被一支更为强大的骑兵给灭了,而付和所带来的十万大军也降的降死的死,临东之行宣告了失败!。

而刘劳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,刘劳进入常州郡之后屡战屡胜,一路高歌猛进打到了常州城,结果中了埋伏,十万大军全部葬送在了常州城下。

齐欲这里倒是取得了不小的成果,齐欲进入南岭之后,稳扎稳打,拿回了半个南岭郡,还将南岭城打了下来,但是还未等他将战果汇报给神武帝,结果林何毅在淮城叛变,不仅把淮城占了,还说服了新都守将梁荣跟他一起叛变。

淮城叛变倒还好,对于齐欲来说只能是后勤补给绕路了而已,但是这新都一同叛变之后,那就不同了,这可是后勤的补给线唯一一个能近南岭的路线,而另外一条则是在叛军的手里,这下好了,现在的齐欲完全是孤家寡人了,没了通往王城的路,也就和朝廷断了联系。

没了后勤补给的齐欲为了不让将士们饿肚子,只能是在当地去抢,抢百姓的,抢叛军的,于是齐欲发现,他现在好像成了南岭的王!。

两兵败,一路失去了联系,三路大军看来都已经是失败了,这下神武帝开始慌了,现在整个中洲,除了王城区域没有民乱之外,其他地方好像都出现了,而且守备王城的大军只有十万不到了。

如今各郡的乱民势头不减,大有直达王城杀他之意,神武帝知道不能坐以待毙,立刻召集了群臣商议剿灭乱民之策,朝堂上乱哄哄的吵成一片,这些人在吵些什么,神武帝根本就没有听进去,知道后来一位大臣出列,对神武帝说道:“陛下,臣以为现在中洲的局势已经失控,光靠中洲之力势必是无法挽回的,以臣之见,还是向洲王求援吧!”。

神武帝听完之后,觉得有理,于是问道:“鲁爱卿以为,朕该向哪路洲王求援?”。

“南洲王李存!”鲁间说道:“南洲王乃是皇室宗亲,所以请南洲王出兵平乱,乃是上策!。”

神武帝听完之后,也觉有理,正想下令时,一旁的相国却走了出位列,提出了反对,说道:“陛下,臣以为不可!”。

“哦?”神武帝很是差异,于是问道:“赵爱卿为何觉得不可?”。

“陛下”赵狄清了清嗓子,然后说道:“陛下可以请随意一路的洲王都可以,唯独这南洲王李存,不可!”。

“那你倒是说说,为何不可”神武帝不耐的说道:“南洲王李存乃是朕的族亲,请他来平乱,有何不可?”。

“这正是臣要说的”赵狄说道:“正是因为南洲王李存乃是陛下的族亲,这要是生有二心,要比之他人更容易危及陛下!,而且臣有密报要献给陛下”。说完,赵狄从怀中却出一个信封,双手举过头顶,神武帝见状,立刻身边太监去取,侍奉的太监得到神武帝的眼神之后,就立刻走下台阶接过赵狄手中的信封,反身回到神武帝的身边,将信封交给神武帝。

神武帝看完之后,脸色不免有些难看,赵狄见状嘴角露出一抹浅笑,朗声说道:“南洲王李存,早于三月前,就已经是屯兵双江城,有近十万之众。要知道,这双江城距我中洲只有不过区区百多了里,按照军队的行军速度,不需两日,就可进入中洲”。

“而且李存为何会在三月前就开始屯兵双江,他欲意何为,我们尚未可知,但是他的屯兵之举,就引人深思,而且是在三月前,那时候民乱才不过刚刚开始,而他就开始屯兵双江,分明是知道中洲之乱会乱这一步,所以他才会选择屯兵双江,就是等陛下去求援,如此一来,他就名正言顺的可以入主中洲了,李存其心势必不纯,还望陛下三思!,小心行了大启的后路!”。

说完赵狄双膝跪地,高呼请陛下三思,而一直以来都是跟着赵狄后面的一众拥戴者们,也一并跪下,高呼请陛下三思,其他人虽有疑问,但是敢提出疑问的人少之甚少,往日是如此,今日也是如此,即便是极其看不惯赵狄的鲁间,也是不敢多言,只能是默默的站在一旁。

“此事当真?”神武帝几乎是咬着牙问出来的这话的。

“臣,绝不敢欺瞒陛下!”赵狄正色道:“臣如若有虚言,任凭陛下处置!”。

“好你个李存,既然妄图谋我江山!”神武帝此时怒意升腾,便要下令让人讨伐李存,可是转念一想,现在他自身难保,还拿什么去讨伐李存,想到此处,神武帝不免有些失神,看向赵狄,发现这人笑意不减,眼中似有定夺,于是问道:“赵爱卿,你可是有什么主意?”。

“陛下,虽然这李存心思不纯,但是还有西洲王马悦,和北洲王朱弃”赵狄笑着说道:“这二位洲王往日里,可是一直都十分的忠心,无论是对陛下还是对中洲,都是不敢有丝毫的逾越,陛下大可请二位洲王前来平乱,以二人对陛下的态度,肯定不会有二心!”。

神武帝听完之后,也觉得有道理,毕竟这两人往日里没少给他送钱送宝,但凡是他想要的,马悦和朱弃都会弄来,现在再听赵狄这话,觉得十分在理,于是就立刻下令,让西洲王和北洲王近中洲平乱,让赵狄全权负责此事。

赵狄领命而去,谁也没有看到他嘴角上的那一抹笑意,有多么的诡异!,求援平乱的信件很快就送到了西北二洲,而这等待已久的两位洲王没有浪费多少时间,就在接到平乱命令的第二天就出兵进入了中洲,开始了平乱。

西洲王马悦带着十万大军一路进入了中洲西岭,开始再西岭平定民乱,手段可谓狠毒,几乎是清除了近半的西岭人,才将西岭平定,随后开始逐步的控制西岭,不再向中洲再进一步。

而北洲的情况与西洲差不多,再控制了临东郡之后,就不再前进,而是和西洲一样,开始逐步的将临东郡开始归化入北洲。

而在王城的神武帝也终于觉察到了这两人的险恶用心,知道了这外人终究只是外人,现在他只能是期望与南洲王李存了,于是他立刻下令南洲王李存进中洲平乱,但是神武帝的命令都还未来得及发出去,叛军就来了。

来的正是淮城叛军林何毅。林何毅在淮城起义之后,得到了众多人的响应,而淮城正好处于中洲的中部地区,距离王城也只有区区的八百里而已,林何毅心想着既然已经是决定的造反,那就做的切低一些。

于是林何毅带齐了手中的力量,一路杀向了王城,这一路上林何毅并未遇到任何像样的抵抗。一路直逼王城而去。

神武帝在知道消息之后大惊失色,在一群老臣建议下,开始逃离中洲,前往南洲避难。于是神武帝开始了他的逃亡之旅,一路上是担惊受怕,就怕身后的林何毅追上来。

其实林何毅也没有去追的意思,毕竟他目的也不是非杀神武帝不可,他只是想将神武帝赶下台,亦或者是驱离神武帝,因为他十分的清楚,要是杀了神武帝的后果是什么。到时候是必定是各大洲王的死敌,同时也给了这些洲王进中洲讨伐他的机会。

所以林何毅在拿下了王城之后,没有去追神武帝,放任了他离开,否则就以神武帝的点兵力,只要他愿意,随时都能追上去将其剿灭。

这其中还有一个十分有趣的事情发生了,那就是有还忠于大炎的人渡过了南河,到达了南岭向齐欲汇报,新都兵力皆出,此时城防空虚,现在就出兵渡河攻打新都,不出半日,必能拿下新都直达淮城,断林何毅后路,使其灭亡!。

但是这人话才说完,就被人杀了,杀他的人名叫苏良,齐欲不解,问道:“先生这是为何?”。

“此人散布虚言,必是敌军奸细!,自然要杀!”苏良一脸的坦然道。

“可这人是不似奸细啊?”齐欲十分纳闷的说道。

“此人就是奸细!,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出兵新都”苏良摇头说道:“好在新都设伏,让我们中计。”

齐欲对于苏良的行为十分不解,但是想到苏良一直以来都是在帮他,此次进南岭也是苏良在一旁出谋划策,方才取得今日的成果,苏良要杀此人,可能这人是和苏良有些过节,所以才会如此吧,也罢!,不杀都杀了,还能怎样。

其实苏良的做法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,现在大炎大势已去,灭亡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。此时正是群雄割据之时,现在中部地区有林何毅,南岭郡有齐欲,常州郡肖甘,临东郡张锡,西岭郡司马如。(由于和中部地区失去了联络,此时苏良还不知道西岭和东临已经被西北二洲攻下)

但是要想真正的群雄割据,那还需要神武帝被杀,如此一来齐欲才能有名,无论是打着匡扶之名,还是剿贼之名,那都是名正言顺,所以现在越过南河攻取新都,是在是不智之举。因为拿下了新都之后,下一步就必定是淮城,拿下淮城之后就是全面和林何毅开战。

如此一来,必定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。届时无论是常州还是西岭亦或是东临,肯定会趁势出兵,将他们剿灭。所以苏良是肯定不会同意出兵的。

只是苏良还未想到的是,这齐欲,其实还未有自立之心。

神武帝一路南逃,就想着逃到南洲寻求庇护,一直就逃到了礼县这个地方,礼县再往南就是南洲了。到了这里的神武终于可以喘口气了,而先行去南洲求援的人也到了南洲,此时南洲的大军也开始向中洲进发了。

此时的李存懊恼不已,因为他从来人的口中已经得知了,中洲已经沦陷,西洲和北洲已经进军中洲已有两月。

李存连吐血的心都有了,原因是他早在数月前就收到了神武帝的密旨,让他屯兵十万于双江城,以备不测。但是他这兵屯了数月之久,而中洲动乱不止,就是不见神武帝让他出兵平乱,于是李存就一直等,结果等来的却是中洲了沦陷的消息,怎让李存不懊恼。

但是李存又怎么会知道,这其实是赵狄假传的密旨,其目的就是为了让神武帝对李存起疑,所以李存又怎么可能会接到出兵的旨意呢。所以这李家完全是被赵狄给耍了。

但是懊恼归懊恼,善后还是要做的,南洲十万大军还是开进了中洲,准备夺回中洲。只是现在的情况可不能像李存想的那样轻易的了,想要进中洲有两条路,一条是陆路,从礼县进,一条是水路,不过也在礼县范围内。

顺着龙江而上的话,能直达临东郡,想要从临东郡再往上走就难了,毕竟那一带水势复杂。陆路的话就是从礼县出发,陆路有两条路,一条是进南岭的,一条进中洲中部地区的,但是这两条路都很难走。

南岭方向有上岗城,一座依山而建的城池,想要进南岭,只有从上岗城过去,但是这城地势高,想要拿下是十分困难的。另一路也不简单,因为要渡河,而现在南洲水师可没有功夫来打中洲,因为随着大炎的败亡,其余各洲的洲王都有所异动。

尤其是东洲,南洲和东洲早有隔阂,最近东洲水师活动十分的频繁,时常会越到南洲的河界来挑事,李存只能是将水师都放在了双江城附近,准备随时都能应对东洲水师。

而李存再评估取回中洲的可能性之后,决定放弃取回中洲,因为他还是认为东洲对他的威胁更大,所以连兵力都没有留在礼县,就全部撤了回来,只给予神武帝一些资源上的支持。

神武帝对于李存的态度也是十分的恼怒,但是人在屋檐下,不能不低头。不过还在此次逃难也跟着逃出来了不少终于大炎的人,这些人加起来也十分之多,居然有十来万人,不过都是陆陆续续逃来的。

这下子就让原本就不大礼县县城变得拥挤了,没办法,神武帝只能让人去整理这些难民,怎么说也是跟着他逃出来的,县城住不下,只能是安置再临近的小镇里。

而中洲之争,也正式拉开的序幕。

继续阅读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