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小说网

当前位置»首页 » 历史

水浒:从锤爆高衙内开始

本书作者: 橡皮泥战士

本书人气:  -

书籍入库:  2023-10-23 21:36:06

阅读链接:

开局锤爆高衙内!左手赏善,右手罚恶,好汉来投,恶霸尽除。先收鲁提辖,后得武二郎,西门庆暴毙,二龙山为基,一百单八将,个个受我恩,梁山水泊好,岳武穆也投,燕云十六州,直捣黄龙府,若问功勋故,教头当为王!降高俅,除蔡京,惩奸佞,扶忠贞,伐辽,灭金……敢问赵佶,这皇位,你还有脸占么?

三月将尽,东京城到处热浪滚滚。

行人耐不得烈日炙烤,道上人迹罕至,唯独大相国寺菜园之中热闹非凡,但见绿槐树下铺了芦席,许多泼皮团团坐定,居中一个彪悍和尚,手舞水磨禅杖,杖影翻飞,水泼不进。

众泼皮看到好处,大声喝彩。

此时墙缺外立着一个武官,神色复杂,叹息连连。

我是林冲?!

就那个连辱妻之恨也咽得下,空有一身武艺,却被几个衙役烫伤脚,软软绵绵,窝窝囊囊,被鲁智深救来救去,又被宋江吆来喝去,最终抑郁而死的所谓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冲?

此人,正是穿越客一枚。

呆立良久,终于回过神来,长叹一声。

既来之,则安之。

原型记忆,一身武艺已经毫无保留的继承下来,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,一跃变成梁山泊武力排名前五的好汉!

还嫌不够怎得?

原型只是性子窝囊,咱脾气可不好!

内外一合,岂不是互补了?

这时,一阵热风袭来,头脸上似有一物飘过,林冲伸手捉住,却是头上扎的青纱抓角儿头巾松了,见那颜色,心中一阵厌烦,再一低头,却穿着件单绿罗团花战袍,顿时就恼了。

穿这么翠活儿,难怪……

遂将那头巾团成一团,丢了出去。

直到这时,他才发现菜园中那和尚,见他生得面圆耳大,鼻直口方,腮边一部络腮胡须,似千条断头铁线,身长八尺,皂色直裰背穿双袖,胸脯上露一带盖胆寒毛。

林冲心中一动,东京城,携妻进香,大相国寺菜园……

这不是鲁智深么?

略一思忖,学着记忆中的口吻,朝园中喊道:

“这个师父,端的非凡,使的好器械!”

话音传来,园中众泼皮愈发得意了,朝鲁智深挤眉弄眼,哄笑道:

“这位教师喝采,必然好极了!”

鲁智深却不认得,问道:

“那军官是谁?”

众人道:

“这官人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武师,名唤林冲。”

鲁智深看了一眼林冲,笑道:

“何不就请来厮教?”

不等众泼皮来请,林冲便跳入墙来,脚下生风,三两步赶上前来,鲁智深收杖相迎,两个就槐树下相见了,一同坐地。

林冲故作不识,问道:

“师兄何处人氏,法讳唤做甚么?”

鲁智深道:

“洒家是关西鲁达的便是,只为杀的人多,情愿为僧,年幼时也曾到东京,认得令尊林提辖!”

林冲大喜,笑道:

“原来是兄长,恰逢此处,便是缘分,何不结拜?”

只初见面,就要结拜?

林冲也知道唐突,不过试探而已,只因书中如此描述,整部《水浒》,一众好汉都是爽利性子,看不上眼,举拳就打,看得上眼,纳头便拜。

却不知换了魂,还能好使不了?

不料,鲁智深生性洒脱,果然是爽利好汉。

见林冲英武非凡,又曾与他父亲相识,只微微一怔,便道:

“教头不嫌俺落魄鲁莽,却就高攀了!”

林冲大喜,拱手道:

“师兄说什么高攀,但有如此拳脚,又当如此爽利性子,真真是天地间一等一的豪杰英雄,林冲有此善缘,求之不得,想必是佛陀指引,怪不得来这岳庙烧香了!”

鲁智深大笑,抚掌道:

“教头如此言语,倒比俺更像和尚!”

当即命众泼皮去寺里抬了香案来,俩人拜倒在地,望空立誓,就此结为兄弟,生死与共,众泼皮齐声欢叫,斟酒以贺。

酒过三巡,忽见侍女锦儿匆匆赶来,扶在墙缺边上唤道:

“官人休要坐地!娘子……”

“直贼娘!”

没等她说完,林冲就腾的一下跳起来,怒道:

“今日非出了这口窝囊气不可!”

锦儿吓了一跳,她话都没说完,也不知道林冲生得哪门子气,后半截儿自然噎在嗓子眼儿,怯怯的看过来。

却见林冲朝鲁智深抱拳一礼,道:

“兄弟去收拾几个泼皮无赖,却再来望师兄,休怪,休怪!”

鲁智深禅杖一横,道:

“教头莫急,待洒家同去!”

“不必!”

林冲展颜一笑:

“不过些土鸡瓦狗,当不得师兄一拳!”

说罢,便三两步越过矮墙,和锦儿径奔岳庙里来。

抢到五岳楼看时,只见数人拿着弹弓、吹筒、粘竿,都立在栏干边上起哄,胡梯上一个年小的后生,形状甚是浮浪,此时独自背立着,把那林冲娘子拦着道:

“你且上楼去,和你说话。”

林冲娘子红着脸,叱道:

“你是何人,清平世界,是何道理把良人调戏?”

那后生听她说话,愈发的色授魂与,便觉骨头都酥了半边,伸出手来,正要去揽她盈盈一握的纤腰,忽觉脑后一阵冷风袭来,随即肩胛骨剧痛,竟被人生生扳了过来。

这厮竟认得林冲,忍痛叱道:

“林冲,干你甚事,你来多管?”

玛德,你还有理了?

算上看电视,林冲这口腌臜气着实攒了两辈子了,原型懦弱,不敢得罪这厮,林冲却不惧,当下也不言语,把那砂钵大的拳头一攥,“嘭”的一声,正锤在高衙内鼻子上!

他才魂穿,尚未磨合,却不知道林冲一身武艺能使出几分,这一拳便全力而为,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将出来了,可苦了高衙内,一时间天旋地转,但觉鼻子都碎了,长声惨嚎道:

“啊,你死了!”

林冲手上隐隐作痛,见这厮还能说话,显然攻击力尚显不足,顿时有些失望,提着他脖颈子,骂道:

“直娘贼!还敢应口?”

话音未落,朝他左眼又是一拳!

这一下含怒而击,却是不凡,但听“嘭”的一声,那颗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当即爆成一蓬红红白白的浆水,溅了一身,楼下一群泼皮吓得魂飞魄散,惊呼道:

“杀人了,杀人了……”

林冲斜睨一眼,冷笑道:

“杀什么人,你家爷爷打的是狗!”

当下又是一拳,直取太阳穴,“咔嚓”一声闷响,拳落之处顿时深陷进去,扯得这厮面目一片狰狞,却没叫出声,只浑身一挺,立时软瘫下来,屎尿齐飞,气绝身亡!

林冲出手之前,早就打算携妻远走高飞,见他这模样,倒也不惊慌,冷笑一声,跃下胡梯,正落在一众战战兢兢的泼皮当中,也不留手,一拳一个,纷纷打晕在地。

就在这时,忽然脑海里“叮”的一声:

【恭喜宿主三拳打死了恶贯满盈的花花太岁,赏善罚恶系统已被激活,自此左手赏善,右手罚恶,打他一个朗朗乾坤!】

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?

继续阅读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