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小说网

当前位置»首页 » 历史

伐晋

本书作者: 壹更摸鱼

本书人气:  -

书籍入库:  2023-10-23 21:36:15

阅读链接:

公元347年,东晋第二次北伐彻底失败。两年后,赵国皇帝石虎驾崩,其诸子为争夺皇位致使中原大乱,东晋朝廷派遣大将司马勋乘机再次北伐。苏赫在乘游轮出海旅游的时候发生意外,坠入海中,灵魂穿越到这个最为混乱的时期,变成一名十四五岁的晋人少年。开局被匈奴骑兵俘虏,成为奴隶。且看苏赫如何以弱小的身躯,运用后世的知识,搅动时代的风云!

很快,这支垂头丧气的队伍就吸引来大量的外族人,他们聚拢在土路两侧,用贪婪的目光在苏赫等人身上扫来扫去,不时还有赞叹的声音发出,看样子是在羡慕光头大汉载誉归来。

人群里,许多体貌与光头大汉相近的族人纷纷拔出铁剑,敲击木制的盾牌,发出整齐的“咣咣”声。

光头大汉满面红光,腰板儿挺得笔直,手中马鞭不时的扬起落下,向路两边的族人们频频回礼。

“我不会是已经离开赵国,到了匈奴人的地盘了吧?”

见到四周都是高鼻深目、发色各异的外族人,苏赫心里不禁一阵慌乱。

他不知道进了军营迎接他的命运会是什么,但却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。

故意在营地里绕了小半圈,炫耀足后光头大汉把所有俘虏赶进一处两米多高的圆形木栅栏里。

栅栏里地方不大,泥泞的地面上到处都是令人作呕的污秽之物。弥漫的酸腐气中,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道。

光头大汉满意的欣赏着他的战利品们战战兢兢的表情,片刻之后,光头目光一冷,扯开沙哑的嗓子,对着众人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。

“主上说了,想要活命的话,就好好待在里面,别动什么歪脑筋!谁敢在栅栏上冒头,就是自寻死路!”

光头说完,读书人便挺起胸膛,拿捏好气势,神气十足的替他翻译。

光头大汉大嘴一咧,轻拍读书人的后背,十分满意他的工作。

读书人受宠若惊,连连拱手哈腰,一副“我办事您放心”的奴才媚态。

读书人的所作所为,让栅栏里的俘虏们个个咬牙切齿,恨不得立即扑上去,咬死这个无耻的混蛋。

就在这时,光头大汉笑容一敛,收回放在读书人背上的糙手,旋即指了指栅栏内,示意站在门外的读书人也一同进去。

本以为与俘虏们划清界限的读书人,见到光头大汉的手势,猛的一愣,随即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连连告饶。

“主上,我跟他们不一样啊!我识文断字,能帮您出谋划策,能帮您盯着他们,求求你,别让我进去,进去了,他们会要了我的命的!”

见读书人不想进去,光头大汉的脸色瞬时阴沉下来,抬腿一脚便将读书人踢进门里,然后重重地锁上栅栏门,扬长而去。

可怜的读书人,还想继续扒着门缝向外哀求,可惜他没喊几声,就被一群愤怒的俘虏拖进了深处。

容不得辩解,读书人被激愤的人群拳打脚踢,直到他再也叫不出声来,才逐渐停手散开。

苏赫没有参与群殴,不是不想,而是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地方,根本没有力气再去找别人的麻烦。

几个壮实一些的俘虏将一动不动的读书人拖到门边,剩下的人都退回到栅栏的最里面。

大家都不想挨着那道木门,生怕木门突然打开,就会有厄运降临到他们头上。

此时,只剩下苏赫一个人还倚靠在木门旁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读书人赤条条的横陈在苏赫与众人之间,他不仅被人打的遍体鳞伤,而且连身上的衣裤也被扒的一件不剩,像只光猪似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看着身上青一块、紫一块的读书人,苏赫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恶寒。

这些看似绵良的俘虏,内斗起来个个勇武,可对外族人的压迫,却又都是缩头乌龟,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反抗,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窝里横。

而这个失败了的反骨仔,虽然行为龌龊,但他好歹是为了活命而付诸了行动,算是这群人中唯一一个没有引颈受戮的俘虏。

“真他奶奶的讽刺!”

悲怆,无比悲怆!

被人当牲口赶时,苏赫还没有这般强烈的感受,可一旦停下来,就觉得浑身似万箭穿心一般疼痛难忍。

后背与肩头如万只蚂蚁在啃咬,两只脚板、两条腿,还有一双手腕碰都不能触碰,一旦碰到,就像触电般的惊厥。

身体上的痛楚还是其次,比身体伤害更痛苦的是精神上的创伤。

天色一分一分黯淡下来,木栅栏被笼罩在一股恐惧而又压抑的氛围中。

没人说话,也没有人走动,大家的精神都高度紧张,随便一点声响就会拨动他们脆弱的心弦。

好在一夜无事发生,苏赫与其他人一样,都是凌晨时分才沉沉睡去。

昏睡中,苏赫感觉到有东西凑到了他的身边,睁眼一瞧,竟是那个被打的半死,又被扒光了衣服的读书人。

读书人见到苏赫狠厉的目光,连忙跪倒在他的身前,声泪俱下的哭诉:

“这位兄弟,之前都是我做的不对,以后我再也不敢那么干了!大家都是大晋同胞,这群人里面,我看出来了,只有你一个人是有骨气的,你之前说要反抗,我可以帮你!”

苏赫本来对他厌恶至极,想呵斥他离自己远点,可话到嘴边,又停了下来,沉吟片刻,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“好好,什么条件我都答应,只要你到时候别忘了我就行!”

“可以,但是你得先教我学会那些外族人的语言!”

“外族人的语言,你是说匈奴话吗?”读书人疑惑的望着苏赫,搞不懂对方是认真的,还是在和他开玩笑。

“果真是匈奴话,看来我的判断没错!”

读书人确认了外族人就是匈奴人,苏赫心里一阵释然!

“对,就是匈奴话,只要你认真教会我他们的语言,我就保证有机会一定带你走。”

“真的?那咱们一言为定,现在就开始吧!”

读书人的处境正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忽然抓住苏赫这根救命稻草,顿时满是寄予,迫不及待的应道。

苏赫可不是什么一诺千金的君子,两个人说白了只是互相利用而已,苏赫相信,只要有机会这个家伙照样会翻脸不认人。

“不着急,不着急,先跟我说说你吧!”

苏赫拦住满心期待的读书人,一脸鄙夷的瞅了瞅他光不溜秋的身体,随口道。

“啊!好……好!”

读书人也看出苏赫神态上的变化,连连点头,郑重其事的讲起他的家事。

读书人名叫邱仲之,洛阳人氏,祖上是洛阳城里的一个小官吏,天下大乱后,洛阳城被胡人占领,邱仲之随同家人一起四处躲避战乱。

不久前,中原疯传江东吴地晋室举兵北伐,已过淮水,邱家人听了信息便举家前去投奔。

结果晋室兵马非但没有收复失地,反而害的他们这些前去投奔的流民被赵国兵马屠戮殆尽,他一人侥幸跳江活了下来,最后还是落到了匈奴人手中。

“等等,你说你们是被赵国兵马屠杀的?”苏赫皱眉问道。

赵国兵马杀害了数十万本国流民,这又是为了什么?

“是赵兵,就是他们这些胡匪!”

邱仲之说着,小心的用手指指了指栅栏外面。

“你是说外面那些匈奴人也是赵兵?”

“是啊!啊?不不不!”

邱仲之说完又连连摆手,四下瞧了瞧,压低声音继续道:“现在是羯胡的天下,匈奴人早就失势了!”

邱仲之的声音微不可闻,苏赫却终于确定自己的处境了。

他不是穿越到了战国时代,而是来到了不太熟悉的两晋时期!

邱仲之见苏赫脸上阴晴不定,眼神也变得死水一滩,身体无力的瘫靠在木栅栏上,心中也是一阵无奈。

“看来这家伙也不可靠,弄了半天,是个疯子!要想保住我这条小命,还得赶快再找一个靠山才行啊!”

第二天,日上三竿。

栅栏外才响起胡人们起床活动的声音。

一夜无事的俘虏们再次紧张起来,大家重新把目光集中到那扇栅栏门上,煎熬的臆想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可怕事情。

半个时辰后,整个营地热闹了起来,说笑声、走动声和金属的撞击声不停的在栅栏外响起,但木门却始终没有打开,俘虏们这才稍稍松了口气。

俘虏们试探着站起身来,在木栅栏里四处观望。

只有苏赫还像一条死鱼似的,瘫在木门旁,一动也不动。

几个好事的家伙好奇的凑上来,看他是否还活着,见他胸膛还在起伏,知道是还在睡觉,便又扫兴的离开。

时至午时,俘虏们都感到饥肠辘辘,他们已经三四天没有正经吃到过饭了,一个个饿的眼冒蓝光,四下在不大的木栅栏里找寻着一切能吃的东西。

苏赫肚里比这些人多半张饼,情况要稍好一些,他看到几个饿疯了的家伙,竟然围拢在栅栏边的排泄物旁,干着让苏赫觉得干呕的事情。

正当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肚皮上时,栅栏外忽得一阵犬吠,紧接着脚步声传来,木门被猛得推开。

光头大汉领着四五个胡人走了进来,同时闯进来的还有十几条体型修长的恶狗。

那些狗一进栅栏,立即就冲着衣衫褴褛的俘虏们一通狂吠,吓得众人纷纷躲进栅栏的最里面,狼狈的样子逗得几个胡人开怀大笑。

邱仲之也想躲进人群,却被俘虏们合力赶了出来,没有办法他只能怯生生的躲到苏赫身后,惊恐的望着那些胡人邪恶的表情。

继续阅读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