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小说网

当前位置»首页 » 武侠

最狂赘婿神捕

本书作者: 酱爆翻茄

本书人气:  -

书籍入库:  2023-10-23 20:01:52

阅读链接:

小李飞刀,例不虚发,天外飞仙,艳绝天下,灵犀一指,纵绝江湖。御剑乘风去,除魔天地间,我是酒剑仙…呸,我叫陈玄冲,来自地球,我为自己袋盐!

西羽帝国。

安平县。

陈玄冲一觉醒来。看着身边穿着一件白色轻纱薄群还在海棠春睡的美女,叹了一口气。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的老婆:安丽娘。没错,他穿越了。

可是,让他不高兴的是这具身体的身份!居然是个赘婿。这让他这个华夏顶级豪门的富公子不爽。

从来都是他养女人?

现在换了女人养他?

能忍?

前任家道中落,父亲大小也是个官。只是在朝堂上,受到奸人迫害。关押到了牢房里。家产尽数充公。

他的老岳父安阔海,富甲一方。只有安丽娘一个女儿。陈玄冲老爹陈季远以前还是穷书生的时候,和沈海阔是同窗。十年寒窗苦读,陈季远考上了进士,作了官。而名落孙山的安阔海只能暗淡的回到老家,继承爹娘的亿万财产。成为了安平县的大富豪。

一个成了官,一个成了土财主。但是友情,依旧在。时常相聚,正巧,两人老婆同时临产。两人商议了一下,为自家儿女,定了一门娃娃亲。

十多年后,陈玄冲的老爹当了御史,成大官了。想要悔婚!可他还没把这想法,付诸于行动的时候,自个儿被皇帝打入了地牢里。

陈玄冲家破产了。

关键时刻。安阔海没有嫌贫爱富,反而用了吃奶的力气,帮助陈家。而且,依然承认陈玄冲和他女儿安丽娘的婚事。

三天前。两人拜堂成婚。只是前主因为忧心父亲的事情,忧郁成疾,再加上当日成婚,所要行事情太多,太过劳累,居然在被宾客灌酒的时候,一名呜呼了。

让地球华夏国一位顶级红三代夺舍了。这位红三代也是这样,身体太差了,烈酒一喝,昏迷了过去,一醒来,发现自己穿越了,还成亲了。

眼前一个倾城绝色的新娘子,两只大眼睛,像是小兔子般瞧着他。

唉!

美人在前,他能怎么办?

当然却之不恭了。

……

在貌美丫鬟的殷切伺候下,陈玄冲洗漱了一番。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后,去拜见老丈人了。

正厅!

老丈人安阔海坐在太师椅上,悠然喝茶。望见陈玄冲走过来,放下了茶杯,殷切的说道:“闲婿,昨日晚上过得还好!”

“好,真的太好了!”洞房花烛夜,男人最快乐的时候,怎么会不好。陈玄冲点头。

“哈哈,贤婿满意就好!”安阔海抚须一笑。随即,笑眯眯道:“贤婿今后有什么打算!”

陈玄冲心里翻了个白眼,努力败光你的千万财富呗!除了这,还能有什么打算!不过,这话可不能说。

“岳父大人,小婿还未有什么想法~”

“玄冲啊,这可不行!男人怎么能不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一二呢!”老岳丈悠悠的说道:“我给你找了一门好差事,神捕司的捕快!贤婿,为了这事,我可是欠了不少的人情,你可要争气啊!”

陈玄冲一愣,这就成捕快了?继承了前任的记忆,他知道要成为捕快,是很难的。

不愧里面可是等级森严,最下端的皂隶。其次是捕役、快手、捕人,要这样一级一级的升上去,才能晋升为捕快,可以说是千军万马走独木桥。

看老岳父的样子,看来,是真的花了不少钱打点,才能让自己有这么一层官身吧!

心里感动。虽然不想做捕快,但是,不能浪费老丈人的一番心意吗!陈玄冲点了点头,道:“岳父,我知道了,我一定会用心干的。”

“乖!”安阔海见到女婿这么懂事乖巧,眼里泛起了泪花。

陈玄冲去神捕司报道了。成为了西羽帝国安平县的一个小捕快,月俸十两银子,不过,这点银子对有亿万家产的沈家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。老岳丈每月给他的零花钱,都有上千两黄金呢!他与其说是来上班,倒不如说是混日子。

带陈玄冲的一个捕快叫做邓风,是一个老捕快了,三十多岁的年纪,皮肤黝黑,咧开嘴的时候,露出一口大白牙。很像是黑人牙膏。去个小姑娘那里,领了捕快的衣服。腰牌。铁尺、绳索。

靠!

陈玄冲一看自己的官服是绿色的,心里不爽。邓风见陈玄冲领了东西,提醒道:“玄冲,去班头那里报道下!”

陈玄冲知道邓风口里的班头是他们的上司巡捕:栾大金。

陈玄冲点了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进入栾大金办公的地方。

“班头,我来报道了!”陈玄冲道。栾大金长的很胖,大腹便便,满脸横肉。

“哦,你叫陈玄冲是吧!”栾大金充满嫌弃的看着陈玄冲,尤其是看到那张脸,更加不爽了。陈宣称还没报到之前,他就知道陈玄冲的身份了,毕竟安阔海是安平县首富,他的女婿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。

说实话,他最讨厌靠脸吃饭的男人了。哪里像他,凭一双拳头闯天下。从人人看不起的皂隶,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。想起来,一把辛酸泪,难以向人诉说啊。

不过,不能鄙夷人家,都要把对方给杀了吧!

“好了,这里没什么事了,你去办公吧!”

栾大金颇为烦躁的挥了挥手,真的越看那张帅气的脸越烦,一想到安平县第一美人安丽娘每天都要陪着这个家伙睡觉,他就不爽。

“是,班头!”陈玄冲不知道这胖子是便溺了,还是被戴绿帽子了,脾气这么差,不过,他也不是好相与的,装着没有看到领导难看的脸色,告罪一声,走了。

至于送礼什么的。

开玩笑。

陈玄冲那讨厌的家伙走了之后。栾大金摇了摇头,告诉自己别和这种小白脸置气,拿出了案卷。仔细的看了起来。

捕快想要晋升。

没有上头赏识的情况下,只能破案立功才能晋升。

捕快所承担的侦破任务都是有时间限制的,叫“比限”,一般5天为一“比”,重大的命案3天为一“比”。过一个“比限”,无法破案的,捕快便要受到责打。

当然,这里有个前提。那就是长官真的重视这个规定。

安平县的神捕司,现在的捕头楼海鹰,就是个二代,来这僻远县城渡金来的,平日里不怎么管事。

所以,对这个时间限制,倒是不怎么苛刻。

就在这时。

一个全身穿着黑色袍子的人走了进来。

栾大金当下就怒了。

有人进他办案的房间居然不敲门。吃了熊心豹子胆了。

还穿着一身黑袍!不露出真面目。

装神弄鬼。

考!

不把我这个巡捕放在眼里是吧!

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,大怒道:“你是谁?进本捕的办公室干什么?”

黑袍人掀开了袍子,露出了一张俊秀迷人的脸庞,丰神如玉,翩翩少年,薄薄的嘴唇,泛起了一抹不屑的弧度,淡淡的说道:“栾巡捕好大的威风!”

继续阅读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