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小说网

当前位置»首页 » 武侠

游侠楚平传

本书作者: 青色镰刀

本书人气:  -

书籍入库:  2023-10-23 20:02:02

阅读链接:

天山派弟子楚平,幼年时随父母雨夜返乡,途中遭遇雷劫,父母双亡,孤苦无依,幸得天山派掌门衍行搭救,将其带上山抚养成人,并传授其玄门功法。修为初成之日,楚平遵师命下山历练,并暗中寻访七祭之物。历练期间,真可谓是险象环生,波折不断,却也幸运地遇到了今生至爱——水伶玉,一个活泼可爱,容颜出众的女孩儿,并在机缘巧合之下,意外拾获数百年前力除天煞孤魔的不世高人所遗留下来的绝世神兵——雷殛剑,却也因此而招来杀身之祸,幸得神秘高人相助方得脱险。历练途中,竟闻得蜀山派镇守的辟魔剑被人夺走,蜀山掌门也惨遭杀害。楚平隐隐觉得此事与数百年前被灭族的天煞魔族有关,于是涉足探查此事。探查途中,终于与幕后凶手发生正面冲突,打斗之余,无意中认出对方身份,不由得惊呼:“怎么是你……”得知真相的楚平,内心万分的纠结,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去做。然而由于他的犹豫不决,终导致他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。在紧要关头,楚平终于舍小恩就大义,手刃元凶。魔灭风清,雨过天晴,楚平决定与新婚妻子携手同游天涯,从此不再涉足江湖纷争。

月黑风高夜,电闪雷鸣时。祸降楚家人,苦难谁人知!

“贼老天,我们楚家到底做错了什么,你偏要这样子的对待我们!”

一位妇人趴卧在地上,仰天痛骂道。

列位看官,你道这位妇人,为何会如此痛骂上天?

且来看一看她凄惨的遭遇:

话说天山脚下,有一个小村庄,名为小花村,村子里住着不到三十户人家。

人囗虽然不多,但邻里之间相处的却十分得融恰,彼此之间互帮互助,毫不吝啬。

谁家有了困难,其他人家定会尽全力地对其进行救助。

在村子的西头,住着一户人家,男主人姓楚,名字叫做楚方全。

男主人平时靠给人打短工维持生计,家境并不是太好。

女主人姓李,名字叫做李倩茹,由于患有痨病,常年吃药,使得原本就不富裕的生活,变得更加地拮据。

纵使如此,夫妻俩的感情却是非常得好,彼此之间恩恩爱爱,相濡以沫,令人好生羡慕。

夫妻俩有一个不到四岁的儿子,名叫楚平,村里人亲切的称呼他为小平子。

小平子长得十分的俊俏,胖乎乎的红脸蛋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,黑黑的眉毛下,长着一对水灵灵的大眼晴,样子十分地讨人喜爱。

这一天,丈夫楚方全带着妻儿进城给妻子治病,途中遭遇到了雷雨天气。

楚方全一边伸手替妻儿遮挡住雨水,一边朝着妻子说道:

“倩茹,如今你的病情,总算是得到了控制。

我相信过不了多久,你就可以痊愈了。”

李倩茹羞愧地说道:

“全哥,为了给我治病,这些年可真是苦了你了。

我这心里啊,还真得挺过意不去的。”

“诶?”

楚方全宽慰妻子:

“瞧你说得,咱俩是夫妻,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。

不过倩茹,我倒是觉得我挺对不起你的。

由于我没什么本事,这些年来,你跟着我不但没有享到什么福,反而还吃了不少的苦。

我,我这心里过意不去才是真的。”

李倩茹忍不住笑了笑,说道:

“瞧你说的,刚才你是怎么说我来的,怎么现在反倒是你说起这种话来了呢?

全哥你可别忘了,咱俩可是夫妻。

是夫妻就应该同舟共济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

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的?”

“这倒也是。”

楚方全点了点头笑道。

正走之间,突然,只听见“咋嚓”地一声巨响传来,一道蛇形闪电从天而降,将路前方的一棵大柳树瞬间劈成了两截。

吓得年幼的小楚平,立刻趴在母亲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。

夫妻二人不禁惊呆了,楚方全震惊不已,两眼发呆,惊呼道:

“不好!

这里太危险了。

我们必需马上离开这儿!”

夫妻二人冒雨奔跑起来。

然而,祸事终究还是发生了。

当夫妻二人跑到一棵树下时,闪电再次从天而降,正好降落到这棵树前,李倩茹登时被震得摔倒在地上,双腿却被雷电给击伤了,疼得她呲牙咧嘴,哎呦不止。

在她倒地的刹那间,抱在怀中的孩子,瞬间被甩飞了出去。

年幼的小楚平哇哇地哭喊着:

“妈妈,我疼……”

“孩子,我的孩子!”

李倩茹顾不得自身的疼痛,拼命地想要爬过去抱住自己的孩子。

怎奈受伤颇重,怎么也站不起来。

待她回头看丈夫时,却发现他趴卧在地上,口中不停地吐出血来。

楚方全用尽最后的气力,从牙缝间挤出两个字来:

“快……走!”

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。

李倩茹撕心裂肺般地哭喊道:“全哥……”

这时,只见一位头戴紫阳巾,身穿青黑色八卦仙衣,脚蹬紫金虎头布靴,身背一柄三尺长剑的道士,突然降临到跟前,看上去大概有四十来岁的样子。

李倩茹犹如遇到了救星一般,抬头望着道士恳求道:“道长,我求求你,求求你救救全哥好吗?”

道士点了点头,上前仔细地瞧了瞧,无奈地摇了摇头,惋惜地叹道:“咳!抱歉,大嫂,这位大哥他,他已经死了。”

听到这话,李倩茹可谓是悲愤交加,痛心疾首,这才仰头痛骂起苍天来的。

或许是她的怒骂声激怒了苍天,竟又无情地降下一道雷电来,直接击打到小楚平幼小的躯体上,只闻听“啊呀”的一声惨叫,小楚平登时昏死了过去。

李倩茹不禁惊呆了,半天才反应过来,再次撕心裂肺地哭喊道:

“平儿……,我的孩子呀!”

仰天痛骂:

“可恶的贼老天,该杀的贼老天!

我们到底作了什么孽了,你怎么连个年幼的孩子也不放过呀!”

由于李倩茹身体本来就有病,如今再加上丧夫之痛,终于导致她急火攻心,“噗”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,差点儿没昏死过去。

道士替小楚平仔细地检查了一番,回转过身来,面向李倩茹宽慰道:

“大嫂请放心,目前这孩子并没有生命危险,他只不是昏过去了而已。”

李倩茹吃力地抬起头来,略显欣慰地轻声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!道长,小妇人肯求你,求你赶快把这孩子带走吧!拜托道长您将平儿好好地抚养长大成人,届时,我夫妇二人死在九泉之下,也一定会感念道长您的大恩大德的。”

道士不免一惊,说道:“大嫂,那你……”

李倩茹使劲地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我本是个该死之人,不曾想,全哥却走到我前头去了,如今我只恐怕也快不行了。道长,求求你,答应我这个将死之人最后的恳求好吗?”

道士正欲上前,却不料,又是一记响雷打在地上,惊得道士连忙纵身向后一跃,这才躲避开来。李倩茹用尽最后的气力喊道:“快……走……”言未尽,竟也趴倒在地上死去了。

道士暗自想道:“今天天气如此恶劣,此地又极为凶险,绝非久留之地,不如暂且离开这里,待明日再来作计较。”抱起小楚平纵身飞离了小树林。

由于天气恶劣,上山困难,道士抱着孩子径直奔着小花村赶来。进到一间荒废已久的民宅里,将小楚平放到铺着草的地上,又替他仔细地检查了一番,只觉得小楚平气息微弱,心跳若有若无。为救小楚平的性命,道士凝聚真气于掌间,源源不断地灌输入他的体内。

不久,小楚平的呼吸终于稍微地缓和了些,心脉也渐渐地恢复了正常。道士心中蹋实了许多,笑了笑,叹道:“咳!这孩子也真够可怜的,小小年纪,竟在一夜之间,同时失去了双亲,以后可咋办呀?也不知道他在这世上,是否还有其他的亲人?咳!真是够可怜的。”可转念一想,竟又觉得哪里似乎有些不对劲。

突然,道士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,急忙伸过手去,来回触摸着小楚平娇小的身体,不禁暗自笑道:“难怪小小年纪遭遇雷击竟能不死,想不到这小家伙,骨骼竟然如此精奇,的确是块练武的好材料。如果这孩子没有什么亲人的话,那我何不将他带上山去,好好加以培养,相信不久的将来,这孩子定能大有所为的。嗯!就这么办!”计较毕,道士盘膝而坐,闭目吸气养神,一夜无语!

旭日东升,朦胧的夜色悄悄散去,天空渐渐地亮了起来,小花村的村民陆陆续续地走出家门来。

一位中年妇女,来到这间废弃的屋子里,准备寻些干草回去生火做饭,冷不丁地,被坐在这里的道士给吓了一跳,不免惊愕道:“你……你这臭道士到底是咋回事呀你,你坐在这儿一言不发跟个鬼似的,简直要吓死个人了。”

突然,她发现在道士的身后,显露出一双小孩子家的小脚丫来,凑近了点儿一瞧,顿时大吃一惊,叫道:“呀,哎呀我的妈呀,这,这不是楚家兄弟的儿子小平子吗?”用手直指着道士的鼻子,劈头盖脸地臭骂道:“好你个不要脸的贼老道啊,敢情你这王八羔子,竟是一个专门拐卖小孩子的人贩子呀!”转身跑到屋子外面大声呼喊道:“快来人吶!村子里来贼啦!来了偷孩子的贼啦!快点儿来人呐……”

道士顿时感觉到有些惊慌不已,连忙跑了过去,朝妇人竭力地解释道:“大嫂你先不要这样子地大喊大叫好不好?你,你是真得误会贫道啦!贫道绝对不是什么人贩子。”

“呦!你说不是,那就不是啦!傻子才会相信你的鬼话呢!”妇人双手掐腰,朝道士吼道:“我告诉你,贼老道,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,你不承认也没用!呆会儿来了人,我们立刻把你给扭送到衙门去,到了县太爷的大堂上,一顿板子下来,不信你不招认。”

这时,竟真得有几个人闻声赶到了这里,只见一个高瘦个头的中年男人对妇人说道:“我说他张家大嫂啊,你这大清早的,不在家里头好好地伺候我张大哥,跑到这儿来,跟杀猪似的瞎叫喊个啥呀?”

妇人忍不住朝他撇了一眼,说道:“呦!我说李家兄弟,你这眼睛是不是长到屁股上去了,你不会自己看呐?”

“咀!说得这叫什么话呀这是!”中年男子不屑地撇了妇人一眼,走上前去仔细地瞧了瞧,不免一愣,指着道士的面门,高声喝道:“好你个臭道士啊,竟敢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来,连小孩子家的都不放过!”伸过手去揪住道士的衣领,继续说道:“走,跟我到县衙去,我要把你这个专门拐骗人家孩子的假老道,给送进大牢去。快走!”

道士连忙摆了摆手,辩解道:“别,别,别,千万别!这位大哥,你先听我说清楚好不好?我真得不是什么人贩子,不信的话,你自己可以到这孩子的家里去查探一番,一切不就都清楚了吗?”

那人松开手说道:“也对啊!那好,那我就亲自跑一趟,如果你老小子胆敢欺骗我,看我不打折你的狗腿。哼!”转身直朝着小楚平家门前跑了过去。

工夫不大,又跑回这里来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我去了才发现,发现这老楚家到现在为止,一直锁着门,家里头压根就没有人啊!”回转过身来,冲着道士朗声喝道:“臭道士,你该不会是把小平子的爹娘给害了吧?”

道士反驳道:“我没有,不过贫道却可以坦白地告诉你,这孩子的爹娘,也确实是遭遇到了不幸,他们的尸体,现在就在村子外面不远处的树林子里呢!”

“什么?”在场的众人无不惊骇。那妇人连忙走上前来,冲着道士瞪眼道:“臭道士,你赶紧把话给我说清楚了,小平子的爹娘,到底是怎么死的?是不是被你这王八羔子给害死的?说!”

道士好生委屈,无奈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他们真得不是被贫道给害死的,而是遭遇了雷劫。”道士这才把昨晚的详细经过给讲了出来。

众人听后,无不惊呆了,那妇人不禁震惊地说道:“哎呀妈呀,这,这可是了不得了!不行,我得赶快回去告诉我家老头子去!完了,完了,出大事情啦!”话音未落,急忙转身朝着自家方向跑去,另有一人,则直接跑到村长家报信去了。就这样,一传十,十传百,很快,整个小花村的人,竟都知道了这件事情。

在这里不妨插入一小段:

话说那位妇人刚跑到自家门口前,就址嗓子喊了起来:“哎呀,老头子,不好了,不好啦,老头子……”

妇人的丈夫听到妻子的叫喊声,从屋子里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,一边系着衣服扣子,一边埋怨道:“哎呀,我说你这老婆子啊,你说你这一大清早的,唧唧喳喳地瞎叫唤个啥呀?什么叫我不好了?你咒我呢你!”

妇人连忙解释道:“哎呀,瞧你说的,我咒你干啥呀!老头子,出事了,出大事情啦!”

“出啥大事情啦?你娘家房子着火啦?”老头风趣地说道。

“去你大爷的!”妇人白了他一眼,骂道:“瞎说什么呢你,我告诉你,死了,死人啦!”

“谁死啦?”老头问道。

“村西头的楚家两口子,小平子的爹娘死啦!”妇人回应道。

“啥?”老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惊愕地说道:“你是说,小平子的爹娘死啦?我说老婆子,你该不会是大早晨起炕起懵了,在这里说胡话的罢,亦或是想跟我开玩笑的罢!好端端地,怎么会突然间死掉了呢?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,一定是你搞错了,一定是这样子的。”

妇人气不打一处来,朝丈夫抱怨道:“哎呦!我说你个糟老头子啊,你咋就不相信我说的话了呢?不信你跟我到那里瞧瞧去,去了你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。快走……”说着,拉起自己的丈夫,直奔那间废宅子跑了过去。

笔锋一转,回过头来再来说一说废宅子这边的情况。话说村长得闻讯息,火速赶到了这里,快步上前向道士了解道:“敢问道长是何来历?宝山何处?因何会碰上这件事情的啊?”

“无量佛!”道士向村长作揖道:“这位大叔,贫道道号衍行,来自天山,日前贫道下山办事,因错过了宿头,所以才于昨夜恰巧赶到了那片树林子里,故而这才碰上了这件事情的。”

村长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说道:“哦!原来如此啊!那烦请道长立刻带我等到那里去一趟如何?我们也好将小平子爹娘的尸体运回到村子里来,好让他们两口子入土为安吶!”

衍行道长口念“无量佛”,叹道:“那是自然!各位,请随贫道一起来罢!”衍行道长领着众人朝着村外的小树林子走了过去。

到达之后,见到楚家夫妇死得甚是凄惨,无不为之动容,心肠软的,登时就泪流不止,心肠硬的,竟也忍不住撩起衣袖擦了擦眼睛。在村长的号召之下,众人将楚家夫妇的尸体运回了村子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文分解。

继续阅读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