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小说网

当前位置»首页 » 武侠

长安不良帅

本书作者: 滇邪

本书人气:  -

书籍入库:  2023-10-23 20:02:05

阅读链接:

系统?灵气复苏?武侠?悬疑?这是一个貌似很混蛋的故事,因为系统确实奖励了主角一个蛋。这也是一个有毒的故事,因为主角后来真的有毒啊!“本次成功抓捕一名黄级大盗,恭喜宿主获得三千赏善点,可兑换一门新武技,可兑换一甲子内力,可储存,兑换或者储存?请宿主进行选择。”杨易刚把盗匪孙千一脚踢进牢房,就听到了系统林芝琳温柔的萝莉音提示……

大唐,贞观十七年,正月,暖阳绒绒。

长安城,车如流水马如龙,从皇城大明宫向外,直至西市平康坊,琳琅满目的花灯已挂上户门城头,迎接即将到来的上元佳节。

“杀!杀!啄瞎它的眼,黑阎王!黑阎王!”

西市,三教九流,勾栏酒肆,鱼蛇混杂。

富贵赌坊内,一场斗鸡大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,围观的一众赌客扯着喉咙呐喊。

眼见场中一只雄壮黑羽大公鸡双脚蹬飞与之对战的一只红冠黄鸡,斗败的黄鸡垂头落羽,拍着翅膀撒腿就跑。

怎料,黑羽公鸡拍翅追上,跃起身子,一脚蹬倒黄鸡,双爪当即趁势死死摁住黄鸡脖子。

黄鸡只来得及从喉咙中撕裂出一声哀鸣,就被黑鸡狠狠一嘴,啄穿了双眼,当场如同无头苍蝇,双翅胡乱扑地,怪叫挣扎,一败涂地。

“黑阎王胜!坊主杀一赔百!”

随着斗鸡场主事的小厮大喊出口,一众赌客瞬间喜笑颜开,狂呼庆喝,唯独最角落里,一个眼角两道刀疤,满脸胡茬的中年男子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。

这时,斜地里从喧嚷的人群中走出一个腰挎长刀的圆脸汉子,惦着手中的钱袋,一脸喜笑,走到刀疤胡茬汉子身旁,拍了拍汉子的肩膀,笑道:“哈哈,杨老三,昨日刚领的赏银此次又杀进去了吧,依我说呀,你还是别再赌了,你这人命中范煞,逢赌必输。”

得了圆脸汉子的戏笑,刀疤脸倒也不生气,摸了摸腰间瘪成一团王八壳的钱袋,皱起眉头,转而盯住圆脸汉子手中的钱袋,双眼放光。

又转头朝里间摇骰子的赌桌,开口道:“葛老二,再借我十两,待我那侄儿从江南追回大盗孙千,领了头银,尽数还你。”

说到这里,又往骰子桌上望了去,一副生恐错过赌局急不可耐的样子,接着道:“人人都说我烂命,逢赌必输,我就偏偏不信这个邪,昨夜梦中嗅到八月桂花香,又梦见自己抓了一手豹子,定是桂花在天有灵,托梦于我,今日将是我杨平翻身之日!”

圆脸汉子掂了掂手中钱袋,从中抓出一锭银子,笑道:“有你那侄儿在,我倒也不怕借钱与你有去无回,但我只是奉劝你一句,你还是别赌了,这种事,本就十赌九输,况且你这种烂命,无非白白送了银子,还不如咱哥俩到街上赵老四的狗肉摊上,舒舒服服喝上一壶新酿的屠苏,再喝一碗羊肉汤,嘿嘿,舒舒服服。”

“你别管,银子会赔你便是了,老规矩,三分利。”

刀疤汉子一把夺过圆脸大汉手中的银锭,似饿狼扑兔般,冲向骰子赌桌。

“来来,下注下注,买大买小,买定离手啦!”

摇骰子的柜主正摇着手中的骰盅,骰子在盅内哐哐当当,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开出什么。

“等等,我压豹子,十两纹银!”

刀疤脸的杨平一步冲到,就在柜主手中的骰盅扣到桌上之时,一把将手中银锭压到豹子投注位。

什么?这人谁呀,疯了吧,一整天都没开过豹子,这人竟然还敢买!

赌桌前一众赌客愣住了,待看清楚冲过来这人后,又哄堂大笑起来。

其中一个衣着荣贵的胖子指着杨平大笑道: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逢赌必输的烂命杨,莫不是想发财想疯了?哈哈哈。”

摇骰子的柜主看清下注豹子的杨平,眉头一挑,眼中闪过一丝狡谑,倒也没有出言嘲讽,开口笑道:“爷儿好气魄,上元安康,来喽,开!”

随着柜主喊出这一声,众人瞬间眼巴巴地盯着柜主手中的骰盅,杨平更显得急切,喉结滚动,吞咽着喉中口水,屏住呼吸,大气都不敢出一个,双手紧紧抓着赌桌边角,只盯住骰盅,似单身汉盯着如花似玉的大闺女。

只见柜主抓着骰盅缓缓开盅。

“豹子!马来了,马来了!”

这时,喊声大响,喊话的却不是柜主,而是从富贵赌坊门口冒冒失失冲进来的一个腰挎长刀的汉子,横冲直撞,直跑进骰子桌前,一把抓住杨平的肩头,急声道:“豹子,快,马来了,你摊上大事啦!”

“一三四,小!”

就在这时,柜主提开骰盅,开出一三四,八点,小。

走来的圆脸汉子对方才风风火火闯进来的汉子点了点头,拍拍杨平的肩膀,笑道:“就说你逢赌必输,走啦走啦,马来了,想是你前日里抓了他外戚,惹下大祸啦,就说姓马的抓不得!”

早已杀红眼的杨平哪里顾上其他,盯着赌桌上被柜主一手拢去的银锭,咬牙切齿,五指把桌角抓出五道印,一脸的不服气。

甩开圆脸葛老二的手,将腰间的长刀一把拍到赌桌上豹子押注处,从牙缝里挤出话来:“老子就是不信命,长安刀,继续压豹子!”

“使不得,万万使不得,杨老三你不要命了!不良人佩长安刀,见刀如见人,失刀如失命,若是被头儿知晓,定不会饶你性命!开不得玩笑。”

葛老二急忙一手抓住桌上长刀,就要抽回来,却被柜主一把按住了手。

柜主盯着杨平淡淡一笑,开口:“三尺长安刀,刀是好刀,可惜不值钱,小店本小利薄,可不敢收抚安司的刀,但话说回来,人在江湖,走的便是个朋友交情,素闻万年县不良人,外号“花脸豹”的杨平杨三郎,向来仗义疏财,喜交朋友,许某在此便卖杨三郎一个面子,破例开一次档,此刀杨三爷收回,便让爷儿空押五十两,若杨三爷赢了,许某照赔,若输,分文不取,权当许某交了杨三爷这个朋友。”

“还是豹子,开盘!”

杨平按住三尺长安刀,盯着柜主恶狠狠地喊道。

柜主淡然一笑,抓起骰盅,一把抄起骰子,将骰盅举过肩,左右各自摇骰,抡臂将骰盅狠狠砸到桌上,发出一声闷响。

一众赌客,连同圆脸葛老二和刚冲进来的汉子,紧紧盯着骰盅,柜主不慌不忙,慢慢将骰盅抽开,只见三只骰子皆是六点朝上。

“满天星星眨眼睛,六六六,大豹子!赔三番,合银一百五十两!”

柜主唱喝出口,从身后银盘中抓出三锭银闪闪的五十两大银,推到杨平身前。

“竟然!竟然开了豹子!这烂命杨逢赌必输,今日竟然就这么翻了身?”

先前出言嘲讽的胖子一脚难以置信的模样,砸巴着嘴,他实在无法相信嗜赌如命却逢赌必输的烂命杨竟然真的压中了豹子,但柜主推出来雪花花的三锭银子就摆在眼前,由不得他不信。

杨平抓起长安刀,只从赌桌上抓取一锭纹银,起身抱了一拳,朝柜主道:“杨某只是不信命,告辞!”

转头朝先前嘲讽他的那个胖子沉声道:“好赌之人本就不信命,若信命,何必赌?”

说完,连同圆脸葛老二还有另外那汉子,三人一起走出了富贵赌坊。

他不知道的是,在他走后,那个胖子也不信命,最后连家中新纳的小妾也输进了云容楼。

但杨平也根本不会关心这些,他们三人消失在富贵赌坊门口。

就在杨平三人离开不久,一个小厮疾跑到柜主身旁,附耳小声嘀咕了好一阵才要退去。

退了两步,复而转头一脸不解地问道:“请问柜主,那花脸豹就是个废人,长安城人尽皆知,为何柜主卖他如此天大的人情?”

许姓的柜主听此一问,眉头瞬间凝住,盯着小厮,杀机尽现,吓得小厮一缩脑袋,急忙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,求道:“小的多嘴,小的该死,求柜主大人大量。”

柜主冷冷发言:“滚下去吧,继续盯住那匹马,有消息及时禀报。什么不该说,什么不该问,我富贵赌坊讲的就是规矩两个字,若有下次,你的舌头就可以不要了。”

小厮如蒙大赦,逃也似的急急退下。

这时,柜主抬起头,看着早已失去杨平三人身影的赌坊门口,狡谑一笑。

将两锭五十两纹银收回银盘,自言自语道:“既然是把刀,终归是有用的,就看拿在谁手里,‘风火麒麟’?嘿嘿嘿。”

复而抓起骰盅,吆喝道:“来来,买大买小,买定离手啦!”

搏一搏,输了田地输老婆,拼一拼,就想铜钱变黄金。

人,总是不信命的,富贵赌坊的热闹依旧继续。

继续阅读下一章